贵阳市花溪区民望实验中学官网,我们将竭诚为您服务!
我们专业从提供:服务
快速查找:贵州戒网瘾学校-贵州问题少年学校-贵州叛逆孩子学校-
 


    栏目导航 Navigation
  • 教育动态
  • 校内新闻
  • 媒体报道
  • 电视台采访
  • 联系我们 CONTACT US


    名称:贵阳市花溪区民望实验中学

    地址:贵阳市花溪区丰报云村



     
      学校新闻
      您现在的位置:奥德网络科技 > 学校新闻 > 电视台采访
    折翼的孩子——他们只是暂时受伤
    浏览次数:998 日期:2018-03-13 15:32:23 作者:SystemMaster
     

    贵阳市民望实验中学

    小雨把头发剪短了。剪短后的头发,像两片月牙扣在她的脸上。这让她的脸显得更圆了,看起来像个可爱的大头娃娃。只有一处有些破坏观感。她头顶偏左的位置,有一小缕头发突然断掉立起,无论怎样按压,都无法像周围长至脖子的秀发那样柔顺服帖。

    这小缕头发是妈妈气急之下给她剪短的。那天,她染了一头金黄色头发回家。妈妈先是瞪大了眼睛,然后操起剪刀揪着她的头发就剪。后来,妈妈把她拖到理发店,她一头凌乱的头发被修剪整齐,金黄色又染回黑色。

    可是,对于她凌乱的学习和生活,妈妈没有办法,只好把她送进花溪的一所青少年行为矫正学校。学校之外,小雨和她的同学们通常被人们叫做“问题少年”,甚至“坏孩子”。

    小雨和同学们对这样的叫法充满愤慨和不屑,“这么说我们的人才有问题。我们只是翅膀受伤了,等我们翅膀长好,比谁都飞得远。”

    折翼的孩子——他们只是暂时受伤

    进学校的孩子们,只是翅膀受伤了,等翅膀长好,比谁都飞得远。

    受伤

    40天,是小雨离家的高纪录。小学的时候,她只是偶尔逃课。到了初中,她开始逃学,夜不归宿。小雨的爸爸妈妈在山东做小生意,一年只回家两次,小雨和三个兄妹跟着爷爷奶奶生活。“我的哥哥姐姐和妹妹都很乖,只有我叛逆不听话。”小雨觉得,每天学校和家之间两点一线的生活太无聊,跟朋友在外面聊天、打游戏、喝酒、唱歌,才有意思。当然还有谈恋爱。她觉得,这些都是青春期少年的叛逆条件。

    她和妈妈之间的关系剑拔弩张,每次见面都要吵,吵到激动,双方就开始动手。“我爸我打不过,我只有欺负我妈。”

    有一次,小雨离家几天,准备回家换身衣服,再出去玩。一进门,爸爸妈妈都在家。小雨当没看见他们,径直往自己房间走。“又跑哪里去疯了?”妈妈气急败坏地问。“要你管。”小雨头也不回。妈妈冲上来就扇了她一巴掌,“我不管? 我看你要上天!”小雨毫不服软,一把抓过妈妈的头发,用脚踢她的肚子。母女二人扭打在一起。爸爸跑过来,好不容易才分开她们。小雨顺手抓起桌子上的一把刀指着他们叫,“不要管我!”爸爸推开妈妈,冲上去握住小雨的手腕,把刀夺下来,才算平息这场纷争。

    在小雨的记忆里,跟妈妈吵架,扭打,是她们母女主要的沟通方式。除了用刀,她还扯断过妈妈的项链,扯掉过妈妈的头发;相应地,妈妈也在她的脸上留下过手掌印,撕坏她夏天的衬衫。

    妈妈和爸爸没有办法,把她送到贵阳民望实验中学。这是一所青少年行为矫正学校。小雨是从普定的家被“骗”来的。那天,爸爸妈妈跟她说,带她去贵阳买衣服。她在车上睡着了,一睁眼,就是这所偏僻的学校。

    折翼的孩子——他们只是暂时受伤

    被送到学校的孩子大多父母已经无力教育

    疗伤

    监狱。小雨入校的前几天这样想。这里不能随便外出,没有手机和电脑,电视只能在固定时间看。每天就是训练、上课。几乎从入校那天起,她就产生了“越狱”的想法。可观察了几天,她没有找到突破口。围墙太高,她爬不出去。

    折翼的孩子——他们只是暂时受伤

    学校以军事化管理为主,孩子们每日6点起床跑步、整理内务。

    点点是小雨的室友,比小雨早入校4个多月。小雨处心积虑策划逃走的时候,她劝她,“省省吧,逃不出去的,慢慢就适应了。这里挺好。”

    点点跟小雨的经历类似。不好好上课,整天在外面玩。她画着浓妆,打扮成熟,跟朋友们泡酒吧,唱KTV。爸爸妈妈一向溺爱她,从来不舍得打她。爸爸有时候还会说她两句。妈妈的态度则一直是,“她还小,长大了就好了。”

    点点的学习成绩从中上游,一路下滑到倒数。她拿着考了十几分的卷子回家的时候,妈妈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。“这样将来没出路。”

    折翼的孩子——他们只是暂时受伤

    逃课、撒谎、抽烟、喝酒、恋爱、夜不归宿、纹身,14岁的点点在父母眼里“社会气息太重,”被强制送到学校

    她被爸爸妈妈送到这所学校。开始的时候,她也想逃。发现翻不过围墙,她就每天跟在校长的后面念,“你让我出去吧。你带我来这里的时候,说好了只待两天。”“都是你,带我来这个鬼地方。”可不论她怎么磨,校长的回答都只有一个模式,他先是嘿嘿一笑,然后劝她,“再待两天,再待两天。”

    切断了与外界的联系,每天没有事情做,她只有想事情。想以前自己的所作所为。一些被忽视的细节,开始浮出记忆的水面。她第一次离家出走的时候,爸爸和妈妈从晚上找到天亮。经常逃课,成绩下降,学校希望她转学。爸爸低声下气地去求校长,声音里满是卑微和无助。还有外公,年纪那么大了,每天盼着她回家,一见到她就几十上百地给她零花钱……

    黑暗里,躺在宿舍冰冷的床榻上,她第一次开始反思,“以前的我,是不是做错了。”

    她焦躁的心逐渐平静下来。有一天,早晨六点钟,她起床去洗漱。出寝室的门,一抬头,她看见屋顶的天空被朝霞染成淡淡的粉色,好看极了。她端着脸盆呆呆站在那里,觉得这简直太神奇了。“天空怎么会是粉色呢?”然后,她想起校长跟她说过的一句话,“无论何地,你觉得那里是天堂,那里就是天堂;你觉得那里是地狱,那里就是地狱。”

    在这里越久,她越觉得这句话的正确。她发现这里有很多的好处。比如,老师和校长都像朋友一样,“肚子疼的时候,老师会给你倒热水喝;晚上睡觉的时候,校长会提醒你关好门窗,盖好被子。像个大家庭一样。”

    折翼的孩子——他们只是暂时受伤

    来到学校后,洗衣做饭都要自己做。点点说回家后,要亲手给父母做顿饭菜。

    治愈

    小雨听了点点的劝,也学着接受学校。她发现,这里上课很有意思,一点没有严肃的气氛。固定的时间,同学们会围坐成一个圈,聊天。她觉得,这比在手机上聊微信有意思多了。还有,每天把被子叠得越来越像豆腐块,也让她很有成就感。“以前在家从没叠过被子。原来我这么有潜能。”

    折翼的孩子——他们只是暂时受伤

    来学校后能把被子折成豆腐块,这让孩子们相当自豪。

    当初被妈妈剪断的那缕头发,正在慢慢长起来。有什么东西,在她的身体里,也在一点一点愈合。一切的变化,也许从她入校那天就开始了。

    那天晚上,妈妈离开学校的时候哭了。那是小雨第一次看见妈妈哭,她也坐在寝室的床上跟着一起哭。她第一次有心疼妈妈的感觉,“她那样一个人原来也会为我哭啊。”

    晚上睡不着觉,小雨就跟点点聊天。她们聊得多的是父母,和自己的过去。她们经常聊着聊着就睡着了。有一天晚上,小雨突然从梦里哭醒。她梦见妈妈的头发全白了,她吓傻了。半梦半醒间,她才意识到,原来妈妈是会老的。

    折翼的孩子——他们只是暂时受伤

    叛逆期的他们从未如此想念过父母,小雨在寝室给父母写信一边哭一边写。

    折翼的孩子——他们只是暂时受伤

    贪玩的小雨曾经四个月不回家,进学校不到20天,就开始想念父母。

    妈妈当然会老,叛逆的女孩子也会长大。小雨觉得,自己长大了。“以前从没考虑过未来,现在,我想好好读书,考个大专,然后好好工作。我再不是人们说的问题少女。”

    折翼的孩子——他们只是暂时受伤

    在学校生活学习几个月后,孩子们都准备好回归真正的生活。

    其实,小雨现在的校长任刚特别排斥“问题学生”、“坏孩子”的说法。“教育不是贴标签,这些孩子行为偏离正常轨道,需要矫正。但这不代表他们应该受到歧视。”他说。

    在他看来,这些学生的行为之所以有偏差,很大一部分原因在于家庭,“家长忙于工作,疏忽了对孩子的关心,一味溺爱。”

    所以,任刚的学校,为孩子们疗伤的方法,就是爱和体验。“真正关心他们,平等地看待他们。在实践中,我们会带他们体验一些生活,让他们明白生活的不易。”任刚介绍,他曾经带着学生们去贵阳,身上不带钱,用三天时间体验生活。

    折翼的孩子——他们只是暂时受伤

    学校的特色课程就是爱和体验。

    春节放假,点点跟父母回家过年。以前的朋友找她出去玩,她拒绝了。有一天,亲戚朋友来家里做客,她还主动给他们泡茶倒水。爸爸妈妈在一边惊讶,小声嘀咕,“这是我们的女儿吗?”

    这当然是他们的女儿。她的翅膀正在慢慢修复。

    折翼的孩子——他们只是暂时受伤



    上一篇:只要能让儿子恢复正常生活,什么样的代价我都愿意付出
    下一篇:折翼的孩子-无微不至,纪实贵阳市民望实验中学的孩子们
    首页 关于我们 新闻中心 产品展示 产品常识 服务范围 在线留言 在线留言 联系我们
    地址:贵阳市花溪区丰报云村
    Copyright © 版权所有:贵州奥德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黔ICP备14002195号-22
    技术支持:由「筑站」提供网站建设与关键词优化推广服务 - 手机站 - 用户管理